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晓寒微青

我为君上穷碧落,君还我三千回眸,且听风吟,此间共醉,不问黄粱熟否

 
 
 

日志

 
 

原创:入梦(完)  

2009-11-05 12:36:39|  分类: 绕指成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洛师微的婚礼如众望所归,华丽而盛大,从扬州一路到徐州,洋洋洒洒被传得满城风雨。新人如何郎才女貌,女方嫁妆如何数不胜数,迎亲队伍如何庞大,其婚礼当日的盛况,日后还常有人对此津津乐道。

玲珑一路陪着洛师微拜别父母,渡船过徐州,风风光光嫁入君家。看着她终于安然出嫁,顿时感到心中的大石已悄然落地。

旭日初升,屋外红绸灯笼依旧,处处仍张灯结彩,一派喜气洋洋。新房内,鸾帐紧掩,红烛残尽,一地喜袍喜帕引人无数遐想。

洛师微早已转醒,只是枕边人未走,一想到昨夜鸾帐间的暧昧,她便羞红了脸不愿起身。

一路的奔波和疲惫让她冲淡了离家的哀愁,良人体贴细处倒也让她略感欣慰。虽然未见良人模样,但一路听着玲珑赞美之词洋洋于表,又思及他的体贴入微,为自己的未来感到万分庆幸。

“微儿,起身了。”听到那人温柔地叫唤自己的闺名,洛师微羞红了双颊,更是将脸埋入被褥之间。“爹娘在大堂等着呢。”

被一语道醒了现况,洛师微急忙睁开了眼睛,几乎要挣扎坐起来,想到被褥之下自己赤LUO的身体随即又僵在原地。见状,对方只是大笑了一声,径自起身换衣,然后唤了玲珑进来伺候洛师微。

待玲珑为洛师微盘好了头发,梳作妇人模样时,他才再度踏入新房。玲珑识趣地退了出去,留个这对新人一段甜蜜的二人时光。

“夫君……”洛师微起身行礼,待她抬头,却被眼前的人吓到了。“君无邪?!”

与其说是,应该说是酷似。洛师微看着眼前这个酷似君无邪的人,平静的心再次狂躁起来,顿时又惊又喜又惧,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微儿认识爷爷?我叫君紫,是爷爷取的。”君紫对自己的名字感到赫然,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爷爷?”这句话更是让洛师微感到愕然。

君紫体贴地拉过洛师微,扶她坐于桌旁,言语间都流露对妻子的包容与爱恋。他轻轻拉着洛师微的手,以为她对他的名字感到疑惑,不觉笑着解释道:“微儿,你知道为什么我非你不娶吗?”

洛师微摇了摇头,她急于知道事情的始末,没有打断君紫的话。

“我从小是爷爷带大的,爷爷曾告诉我过,在他年轻时遇见一位美丽的姑娘。他们曾约好见面的时间,可是等爷爷去的时候却怎么也找不到那姑娘的下落,他四处向人打听。竟然无人知晓,仿佛是仙人般消失在世间。更奇怪的是,他那日听禅的方丈也消失了。后来爷爷让人将自己与女子同画于纸上,收藏于房间里。我也是偶然才见过几次。”君紫说到这里,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那女子的美貌早已在他脑海里潜移默化,心中也暗许日后必将娶此等女子为妻。

“上个月,爷爷去世了,我本来打算将画秘藏起来为爷爷陪葬。却不料让我看到了你。”君紫紧拉住洛师微的手捂到胸前,眼神里的热烈让她感到窒息。“微儿,一定是爷爷在天有灵让才我遇见你的,你可知,你同那画中的女子多么神似,不!简直就是从画里走出来的。”

洛师微终于忍不住颤动了,她感到胸口一阵窒息的郁闷,嘴唇竟然有些发干。她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君紫,轻声问道:“那画呢?”

君紫回过神,松开洛师微的手,不好意思对她报以微笑,起身取画。

慢慢缓过气的洛师微接过君紫拿来的话,忽然感到自己的手在微微颤抖着。画卷缓缓打开,心也一点一点被慢慢揪紧,直到画卷完全呈现在面前时,洛师微也是泪流满面。

画中人分明就是她和君无邪!

君紫再怎么酷似君无邪,那眉目间的气质却全然不同。而她却如画中人一般,只是画里有的是羞涩的女儿样,而她却已是新妇。

洛师微心中戚戚然,本以为可以忘记过往,无料却是以这种方式残酷地提醒。

君无邪,我忘记一个你,却嫁给另一个你,这是你希望的吗?洛师微在心里暗暗问道。

“微儿,怎么了?爷爷在天之灵一定为感到欣慰的。”君紫急忙为她拭泪,权当洛师微是因为欣然而泣,紧紧地抱住她。

君无邪,我终究还是无法忘记你。

洛师微望着眼前良人,不免有些凄恻,无论是以怎么样的一种方式,她今生是忘不了君无邪这个人了。

她无奈地笑开了,她不知道是怎样一种奇遇,让他们超越时空相遇了。但她相信上天对她已是厚爱,不是君紫,她也将是他人妇。如此际遇,让她阴差阳错地嫁入了君家,也许是上天弥补那时空的差错,也许是君无邪在弥补他的遗憾。

审视君紫良久,洛师微心里一片释然,她对君紫报以微笑,含羞唤道:“夫君,再晚了爹娘该恼我了。”

君紫大窘,忙拉起洛师微一路往外跑,引得一路丫鬟家仆侧目微笑。

君无邪始终只是往事,而洛师微和君紫的故事刚刚开始。是入梦也好,是时空错开也好,洛师微终究还是嫁入了君家。也许正如洛师微所想的,这是君无邪在弥补他的遗憾。



附录:

时年,扬浙洛姓商贾,有女待嫁,其貌姝丽,左右乡邻皆遣媒来。其妻宠独女,不舍远嫁,思其年方二九,恐老大难嫁,遂欲结亲。

笠日,妻遣女往恩泽寺上香,丫鬟家仆从之。寺前有九九八十一阶,女弃车上前。途遇母子,见稚子央母卖糖偶,母欲行而子啼。倏而,子失足下阶,母惊呼,路人漠视之。时,有人倏地而现,救子于危难之间。女侧目而望,但见其人爽朗清举,女赫之,心相爱乐。后与子相遇于庭,女立桂树下,宛如仙人。子心中大悦,与女三日期。

女返家中,闻徐州下聘,心中凄恻。乞婢寻之,四日无息。女闻此,辞情罢意,为作新妇做嫁衣。

大婚之期,女华服而出,良人爱之恤之。女惊视良人貌如其子,大骇。良子言其始末:祖父少时与佳人有约,时佳人不至,遂寻之而不得。后郁郁不得欢,故画佳人于卷上,藏之。祖父终寝,良子欲以画卷葬之。时至扬州,见女如画中仙,遂誓卿不娶。

女闻言,心中恻然。疑是入梦,竟破空相识。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