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晓寒微青

我为君上穷碧落,君还我三千回眸,且听风吟,此间共醉,不问黄粱熟否

 
 
 

日志

 
 

原创:入梦  

2009-11-02 09:58:00|  分类: 绕指成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入梦深秋的暖阳懒懒晒着百年承恩的古老寺庙瓦砖,像是镀上一层金粉,更显得尊严肃穆起来。恩泽寺终年香火不断,善男信女熙来攘往,拾阶而上可见道路两边都是贩卖香火的小摊。一个错觉会让人觉得是到了市集,而不是寺庙。

“小姐,恩泽寺到了。”

一个丫鬟打扮的女孩撩起马车的门帷,一只雪肤玉臂搭着丫鬟的手掀帘而出,一张娇美容颜在阳光下乍现,引得不少行人侧目。

美人颔首,身如柔柳款款下车,远望石阶上的寺庙,双手合十诚心道了一声佛号。

恩泽寺前有九九八十一级阶梯,从山下直达寺前,给人一种至高无上的威严。但前来膜拜上香的人,为表诚心都会在阶梯前停轿下车,徒步上去。只因寺内神明灵验,临近城镇的人都纷纷膜拜,为了神明保佑大多数人都愿意步行这几十个阶梯向神明表明诚意。

丫鬟撑起罗伞,美人轻提裙角,搭着丫鬟撑伞的手慢慢拾阶而上。车夫驾着车缓缓离去,两名玄衣男子尾随主仆二人隔着五米的距离。这一刚一柔的搭配更引得许多人侧目,却都硬生生被男子凶恶的眼光给逼回去。

忽然,前面的人停住了脚步,后面的男子硬是收回迈出的步伐及时停住。只听美人语如黄莺:

“师平师安,佛门净地,收起你们的戾气。”

听到主子的话,其中一名男子撇了撇嘴,自讨没趣地垂下眼睛,另一名忙陪笑地点点头,俊朗的脸庞少了戾气显得明亮帅气。

“娘,娘,给我买糖人,我要买糖人。”不远处,一孩童扯着母亲的衣角嚷道。

“小哥儿,要糖人是不?”小贩笑着拿出一个糖人递给孩子。

“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那母亲急急拉起孩子的胳膊准备走人。

孩子又怎肯那么听话,奋力甩开母亲的手,不依地挥动自己的小胳膊在阶梯上跳着闹着。路上的人有些对孩子的童稚侧目微笑,有些则反感地撇过头匆匆而去。

“你不听话就自己走回去,我可走了。”母亲不理会孩子的胡闹,转身就走。

“娘,给我买糖人,给我,啊!!”孩子见母亲提脚离去忙追上前,一个匆忙,一脚没踩稳就这么滚下了阶梯。

迎面的人都纷纷躲开,生怕被撞到,只有那母亲一边追着孩子跑一边向路边的人着急地喊道:“救救我孩子,请救救他!”

“小姐小心!”眼见那孩子一路滚下来,丫鬟急忙把主子护在身后。

“师平,救那个孩子。”洛师微蹙了蹙眉,对路人的急忙闪躲感到一丝不悦,正吩咐师平上前搭救。却不料,她的话未完,孩子已经被人腾空抱起。

滚了几圈,被撞地头晕脑胀的孩子感到来人温暖的怀抱,手足无措地哭了起来。一路赶来的妇人忙上前抱过孩子连连鞠躬致谢,几乎要跪下了。男子笑着摇摇头,扶起妇人,仔细叮嘱了妇人几句。他拍拍长袍,抬头刚好对上洛师微的视线,他微笑地点点头继续拾阶上前。

洛师微忙收回了视线,不好意思地垂下眼睛。丫鬟见状,纳闷地轻推了洛师微的手肘。

“小姐,你没事吧?”

“走吧。”暗地恼了一声,洛师微对丫鬟微微莞尔。

待爬上恩泽寺,只见香烟缭绕,颇有些仙殿琼楼的感觉。

今日虽非初一十五佛诞正日,进香的人依旧络绎不绝。洛师微吩咐师平师安在殿外守候,只自己和丫鬟玲珑进正殿。在丫鬟的搀扶下,许了心愿,上了香,便起身绕到后殿去。

像洛师微这样的大家闺秀本来出门的机会是少之又少的,只因为先些日子洛府先后接待了几位媒人,都说是要给洛家千金说媒的。洛家只有一个女儿自然不舍得随便嫁人,但考虑到洛师微今年已经十八岁,再拖下去就变成老姑娘,这才决定要考虑她的婚事。

她从没想过自己这么快就要离开家,然后为人妇为人母,这样的转变让她有些措手不及。几日的心神不宁,在母亲劝说下,才决定来寺里求个心安平静。

“洛施主,方丈在禅房里和另一位施主说话,请施主在殿里稍等片刻,我这就去通报。”一个五岁的小沙弥煞有其事地向洛师微说道,言毕便隐入殿后。

“这个方丈,昨日已经说好的,怎么和别人先讲起来了。”玲珑不满地抱怨道。

洛师微倒是无所谓,所谓听禅,其实就是求个心安而已。她微笑安慰道:“指不定人家比我们更早呢,无妨,稍等便是了。”

洛师微细细端详着殿里的罗汉模样,凭着记忆一路漫步,不知不觉竟走到了后院禅房。那一树的桂花开着得正好,袅袅的花香充斥着这个后院,淡淡甜甜的感觉像是酿着冰蜜,让人忍不住想到同样香甜的桂花糕。

桂花虽香,浓则熏人,单是一株桂树已经香溢满园,相较而言,其他花开已然逊色了许多。

一阵秋风吹过,树枝摇曳,吹着满树桂花纷纷飘洒。洛师微见状,提起襦裙去接那些被打落的花瓣,闻着风中淡淡花香,心情十分惬然。

却不知,这一幕全落在另一个人眼里。

禅房内,男子与方丈同是盘腿而坐,隔着他们中间那小方桌上放着一个香炉,袅袅檀香四溢,隐隐让人遗忘了窗外那株怒放的桂树。

“经书万卷不心传,倒背如流也枉然。佛不度人人自度,一语破的伞中禅。”方丈缓缓说道,那声音却有若晨暮古钟沉淀岁月,虽沉但直指人心底,仿佛一字一句都能敲醒浑浊的灵魂。

“君施主,老衲与你讲个故事如何?”

“愿闻其详。”男子双手合十诚信道。

“有一个信徒在屋檐下躲雨,看见一位禅师正撑伞走过,于是就喊道:‘禅师,普度一下众生吧!带我一程如何?’禅师道:我在雨中,你在檐下;檐下无雨,你不需要我度。那信徒立刻走出檐下,站在雨中,说道:现在我也在雨中,该度我了吧?”方丈顿了一下,看着一脸虔诚的君无邪,微微笑道:“君施主觉得,这禅师是否度信徒于雨中?”

君无邪合十至胸前,微微一低头,然后启齿:“佛度有缘人,既然禅师与信徒同在雨中,出家人慈悲之心自然是要度之。”

方丈摇摇头:“非也,禅师道:我也在雨中,你也在雨中,我不被雨淋,因为有伞;你被雨淋,因为无伞。所以不是我度你,而是伞度我,你要被度,不必找我,自找伞去!禅师不肯借伞,这是禅师的大慈悲,人要被度不能指望别人,而应该靠自己。”

君无邪愕然,心似乎被什么撞到,微微颤动。人生在世都有追求的东西,但人经常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而不是自己争取。

佛说众生皆是佛,佛不是万能的神,只要心中有佛,便处处是佛。你行善时你就是佛,别人行善时,别人也是佛。只要心中有佛,人人都是佛,处处都有佛,所以人人皆可自度。自助者,天助之。

想至此,心里一片了然,眼神不禁飘忽到窗外,望向那一株盛开着细小的嫩黄的却芳香四溢的桂花树。但见树下有一黄衣女子,提着裙摆,盛接那被风打落的桂花。那姣好的脸庞,甜美的笑容,恍惚间以为是哪个调皮的桂花仙子。

洛师微似乎感觉到有人正热烈地注视着她,回头刚好对上君无邪的眼睛。感觉到对方眼神里的灼热,她急忙低下头,转身离去,洒落了一地的桂花。

“君施主,禅乃悟也,静也,心不静则禅不透。”方丈道了一声佛号,不等君无邪多言,他道了一句“去做你想做的事吧”便闭目诵经。

君无邪迟疑了一下,只好双手合十对方丈微福身,静静退出禅房。

直到君无邪脚步声渐远,方丈才睁开眼,幽幽叹了一口气,“又一痴人,阿弥陀佛。”

二殿内,洛师微安抚着因那四目交汇的瞬间而躁动不安的心跳,暗恼自己的失态。欲盖弥彰地随意翻着一旁桌子上的经书,魂却不知游离何方。

一旁伺候的玲珑见洛师微直盯那一页经书老半天没有回神,不禁有些心惊,她忙叫了一声:“小姐!小姐,你没事吧?”

被惊回神的洛师微抬头睨见刚从后院走出来的君无邪,忙找了接口支开玲珑:“玲珑,去看看师平师安,告诉他们,我们晚点回去,让他们不用杵在门口等我们。”

“哦,那小姐你一个人……”玲珑不疑有他地点点头,仍担忧地问。

“我一个大活人难道还会走丢不成,我也该去听禅了,你回来不见我,就到后院等吧。”洛师微拍拍她的手,半推她出去。

“好的。”玲珑点点头,低头转身出了二殿,朝前殿走去,正好与君无邪在殿门口擦身而过。

君无邪心里寻思着方才那一席话,本打算寻一处清净之地好好理清这些日子的烦思愁绪。不料经过二殿门前正好与玲珑碰上,只听殿内一轻声咳嗽,他转过脸,看见洛师微正别过头看着两壁的罗汉像。

他顿然笑开了,转身迈入二殿,轻声走到洛师微面前,上前一揖。“打扰小姐了。”

洛师微含羞退了一步向君无邪款款福身,抬头看见君无邪正肆无忌惮地打量着自己,心里又喜又怒。

“在下徐州君无邪,小姐也是来听禅的。”见洛师微含羞点点头,君无邪正要攀谈,无料一稚嫩的童音打破了那暧昧的气氛。

只听小沙弥奶声奶气地喊道:“洛施主,方丈有请。”语毕,恭敬地站在殿门口等洛师微动身。

“我……”欲语难言,洛师微微蹙娥眉,咬了咬唇,望了小沙弥一眼,又回头看了看同样恨不逢时的君无邪。她似无奈地叹了口气,别过头,轻挪莲步朝小沙弥走去。

“小姐……”君无邪试图开口挽留却发觉自己找不到一个理由,半句话咽回了肚子,眼睁睁地看着洛师微经过自己身旁。

洛师微低着头,咬了咬唇,在经过君无邪身边时轻声说道:“三日后我来还愿。”

得言,看着洛师微缓缓离去的背影,君无邪心中一阵欣喜。只是,谁都没想到,别后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