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晓寒微青

我为君上穷碧落,君还我三千回眸,且听风吟,此间共醉,不问黄粱熟否

 
 
 

日志

 
 

原创:入梦(续)  

2009-11-03 08:58:46|  分类: 绕指成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傍晚,残阳如血,夕阳西斜,洛师微一行终于回到家中。门口早有家仆等候前,一进府邸便有一群丫鬟急忙簇拥着洛师微进内堂。

望着满院子的眉笑眼看,洛师微不禁有些纳闷。进了内堂,除了父母,竟然连已经成亲的哥哥也都在。望至此,洛师微心里一阵狂乱,隐隐有些不安。

她上前给父母行礼请安,洛夫人连忙把她拉到身边来,眼底的笑意早已随眼角飞溢而出,怜爱地轻拍了拍女儿的手。

站在母亲身旁,接受全家人热忱的眼光洗礼,洛师微忍不住起了鸡皮疙瘩。她轻轻地扯着母亲的衣袖撒娇:“娘,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还有哥哥怎么也回来了。”

“自然是重要的事才让他回来的。”洛夫人再细细端详了女儿一眼,满脸笑意地说道:“我的女儿都这么大了,可以嫁人了。”

“娘!”心里咯噔一下,洛师微感觉这话中有话。

“咳咳,微儿,爹给你定了门亲事,是徐州首富君家。”洛老爷清了清喉咙,慎重地开声:“下个月初三就迎你过门。”

“下个月初三?”离现在还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洛师微隐约猜到大概的事情,但却没有料到时间居然是这么紧。

“是啊,虽然娘也不舍得,可是人家非你不娶,这君家只有一个独生子,平日与你爹倒也有些生意来往,是个人才。”洛夫人虽然有些惋惜时间定得太紧,但想到即将结识的亲家是徐州首富,脸上不由得流露满意的笑容。

“可爹,我还要去还愿……”洛师微话刚出口便后悔,自己未曾许过愿,如今这借口说起来确实牵强。

还在大家都没有去在意,洛老爷颇是威严地说道:“让玲珑代你去便是了,剩下的时间留在家里陪你娘和你嫂嫂做女红。”见女儿似乎还有话,洛老爷直接挥手让她回房。

寒更雨歇,葬花天气,整整一夜,洛师微对着桌上那盏黄黄旧旧的灯发呆。看窗外一片漆黑,手中的诗笺被风肆意翻动,偶尔几只萤火虫在眼前掠过,又匆匆飞向远处。

玲珑第三次端来了一杯热茶,替换了桌上转冷的茶杯。见油灯微暗,她轻轻取下灯罩,挑起灯芯,让火光更加明亮一些。回头看着洛师依旧微魂不守舍的样子,她心里一阵着急。

她低头看见那诗笺上题有一行漂亮的簪花小楷,再一细看却见: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顿时,她有些慌张,不知要如何开口。

“玲珑,”洛师微幽幽叹了一口气,眼睛转向了窗外,“你可有意中人,在我成亲之前,我可以帮你……”

“小姐,玲珑愿今生伺候小姐!”玲珑急忙跪了下来。

洛师微回头看了玲珑一眼,又叹了叹气,自言自语地说道:“能走的不走,不能走的却……”忽然,她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抓住玲珑的手,死死看着她的眼睛。

“玲珑,帮我,去见他。”她出声哀求。

“他……他?”忽然想起白天在恩泽寺擦肩而过的男子,玲珑惊呼了一声,急忙掩住自己的嘴。“小姐,您不会是看上他了吧?”

洛师微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但,心里很乱。”

“小姐,这可不行,您已经订亲了,要是让徐州的知道……”玲珑再次掩住自己的嘴,怕是自己的话应验了。

“玲珑,帮我去见他,告诉他……告诉他我要成亲了也好。”一番心里挣扎,洛师微也理不清自己有什么话可以转达给这只有一面之缘的人。说完,她哀怨地别开了脸。

她自己理解玲珑的苦衷。大婚在即,若被人知道她若出门私会男子,恐怕这辈子她都不用做人了。何况,对方家境如何,人品如何,她一概不知。

洛师微远望夜空,自嘲地笑了笑,为自己可笑的冲动感到无奈。她将手中诗笺挪开,用黄花梨镇纸压住,拿过那绣篮里的红盖头,就着灯绣了起来。在一旁的玲珑双手紧紧绞着丝帕,思前想后理不出个所以然。

她抬头看见洛师微低垂的眼角,心里很是不忍,上前拦住她的手。

“小姐,明日再作吧,别伤了眼睛。”玲珑急忙抢过盖头,大红绸布上一对双飞蝴蝶只绣好一只,看上去甚是刺眼。

“不碍事,闲着也无事。”洛师微欲抢回盖头,却被玲珑死死藏于身后。

玲珑见洛师微再一次叹气,心头一紧,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哀求道:“小姐,我去就是了,求您别这样。”

闻言,洛师微眉头颤动了几下,眼睛似有光明绽放。随即她低了低头,收回热烈的眼神,松开了手,说了一句“下去吧”支开了玲珑。她支手托住额头,闭眼假寐。

半晌,她睁开眼睛,望着灯罩中隐约闪烁的火光。

她不是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十八年来,第一次的心动让她有些理智混乱起来。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实则因为诱惑太大。借口让玲珑去见上一面,其实也算是为自己情窦初开做一个了断罢了。

洛师微知道,即便是自己去见了,最终也只能落得个惋惜而悻悻出嫁。只是见了至少不会遗憾,至少不会觉得内疚,至少可以当作已经结束了。

“君无邪……明天,我就把你忘掉。”洛师微轻声对自己说。

随后,将刚刚书写的诗笺焚烧于火盆之中,直至火熄,洛师微才起身,合衣而眠。

连续几日,洛师微闭门专心做新嫁娘,玲珑则偷偷溜往恩泽寺。每每回来时,都带着失望而归。先几日洛师微还有些期待,连着四日的失望,洛师微已然是放弃了。因玲珑连续多日外出,最后也被以小姐即将出阁,大丫头要随身学习礼仪为由限制行动。

越是近婚期,洛师微越是沉静,仿佛从来没有去过恩泽寺,从来没有认识过君无邪,也从来没有过情窦初开。

一如所有的新嫁娘般,洛师微每日除了帮忙赶做一些荷包新衣,就是和母亲学习作为新妇的礼仪。

大婚在即,洛师微已熟知新妇礼仪,行为举止落落大方,眉目间更有妩媚之色。她整了整喜袍,脸上洋溢的是新嫁娘的欣喜与羞赫。

“玲珑,好看吗?”红色喜袍映得洛师微双颊生绯,十分动人。

“好看,小姐穿什么都好看。”玲珑停下手中的活,抬头看着洛师微点点头,眼底不掩惊艳之色。

洛师微努起小嘴,不以为意地说:“你把后面半句去掉就更好了。”

玲珑见此,不仅掩嘴偷笑,即便将做新妇,洛师微依旧不掩那女儿姿态。“小姐还在意这个啊,明日姑爷见了一定被迷倒。”

“玲珑,你说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洛师微半身压在桌子上,凑向玲珑。

“不知道,听说是个知书达礼能文能武的人,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玲珑歪着脑袋想,把下人间传言中的未来姑爷描述了一遍。

“哦。”这些四字词语,她早听下人们描述过了,没什么大感觉。大约是因为未来的姑爷,又是徐州首富,那形象不觉就被抬高了。

“那小姐想知道什么?”玲珑望着洛师微,疑问道。

她愣了一下,摇摇头,好像没什么需要知道的。明日就是她的丈夫了,即便知道他有再多的缺点,她也不能悔婚。

“小姐,你是不是还在挂念着他?”玲珑看着洛师微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问。

洛师微的身影顿了一下,转过身,走到梳妆台前坐下,拿起玉梳轻轻理顺发丝。玲珑见状,忙放下手中的绣活,上前接过梳子,为洛师微梳发。

“玲珑,我明日即为君家人,昨日种种切忌勿再提。”

玲珑闻言忙道是,继续为洛师微盘发。

古人云:恨不相逢未嫁时。而她即使未嫁也终究落得遗恨而已,连日来的宁静已抚平她的躁动,即使有情,也早早埋在心底。

明日即为新妇,昨日种种昨日死,多想只徒增哀伤。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