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晓寒微青

我为君上穷碧落,君还我三千回眸,且听风吟,此间共醉,不问黄粱熟否

 
 
 

日志

 
 

花殇羽希  

2009-02-13 14:06:33|  分类: 梦若楼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花。

花颜谢世。

花泪花颜花谢世。

兜兜转转几个BLOG,最后还是逃不出那份压抑和沉重。说不上在逃什么,仿佛每一天都是末日,然后便慌乱地看着自己许多未完成,最后无助地哭起来。

这样的日子从去年夏天开始的那片花开,艳阳穿透层层叠叠地绿荫,洒下稀疏的斑点和满空气的高温。我重复着每一年暑假必做的事,趴在那些盆景前数着难得长出的三叶草,想象自己化身成一小人在那些土地上奔跑。医生曾说过,我是个极没安全感的孩子,从小到大做的梦总是在无尽地逃跑和满世界寻找躲藏地。

母亲走过来坐在我身后不远的椅子上,拿起竹扇给我扇起风。我转身的那刹那,仿佛看见第四片四叶草瓣,眼眶忍不住酸酸地。我撒娇地赖在母亲身边,以遮挡我夺眶的泪意。

常恨从父亲身上遗传到的强大记忆力,放在我这样一个喜欢胡思乱想的孩子身上,实在是浪费。想着这几年一个个不断离去的亲人,心一段一段揪紧,疼痛。害怕孤单,却常常投向孤单,得到后失去比一直失去更疼痛。所以我残忍地选择不亲近。

过去大半年里,一直在孤独和彷徨中度过,第一次感觉到世界之大竟无我容身之所。即便在朋友的宿舍,毕竟得离去,毕竟不是自己的。家不能回,宿舍没有人,姐姐又不在,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没有精神分裂。熬过来了,新的一年还是老样子。去了趟桃园,才了解到越热闹越孤单,那一片花开的寂寞,也许只有自己才懂。

 

殇羽,殇曲。

第一次认识这个字,是因为那只有缘相见无缘相识的小鸟。但我看到它时,它早已魂消烟散,暗哑的羽毛还说明它生前的美丽。那时我神经质,特意给它做了一口小棺材,特意折一朵玫瑰给它做陪葬,特意跑去公园选棵树帮它埋葬,特意为它立碑,特意为它取了一个名字——殇羽。

于是它带着我的寄托飞走了,我带着它的名字留下来。

朋友问我是不是恨他,怎么都是取一些和鸟有关的悲伤字眼,例如千羽织,例如千鸟祭,例如殇羽。我纳闷了一下,取这些个名字都是在认识他之前和分手之后的事,和他一点都没关系。于是我笑了,也许这是注定的结局。

还是喜欢回忆,回忆关于以前那一段心酸的美好。也许是因为旧时花开带给我太多的期望,那些花儿们,无论是谁,温柔的浪漫的忧伤的冷酷的,我都珍藏对他们的记忆。没有偏袒,所有记得住的,我都拿来怀念。

如今,我不再是那娇弱的花蕾,我很骄傲地盛开,和其他花儿一样,我可以面对风雨。虽然我还是胆小,至少我学会昂首遥望。于是,我学会了微笑,学会了长刺,学会了保护自己,也学会了爱情。不再期盼或慌乱面对告白,爱情是件美好的东西,但是婚姻不是。

 

如柳絮,若飞雪

轻盈轻佻,被风迷了方向

新年的红包减少,心里不免有些心伤。不只因为年龄的增长,也因为失去了一些挚爱的亲人。想到他们那充满期望的关爱眼神,枯瘦的手指却极有力地拉住我,唇边的笑意已然融化了全世界。

世界上最残忍的死法就是老死。

苍白无奈却又不得不以,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老一辈的人想法怎么样我不清楚,对于我来说,年迈的我已经失去了长辈失去了朋友,看着孩子们的成双成对,带给我的绝对不是幸福,而是孤独。曾与朋友玩笑,说好70岁以后一起死掉。看不惯时间在我们生命上横行,刻下一段段伤痕还有岁月的痕迹。

我想我很残忍。

也许是因为茫然,找不到人生的目标,每天都仿若家庭妇女一样,操劳着家事,便忍不住想了许多。家里的女人都很强大,她们的厉害和期望让自闭的我更加不自信。渴望和她们有并肩的能力,却又担心跌倒失落,连走出家门的勇气都气若浮丝。.

有太多的未完成,凌乱了自己的思绪,前方还有雾,看不清自己该走的路。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考验,在跌跌撞撞中寻找方向。只是不知道我何时才能启航。

 

筱希

花殇羽希

从小到大,改过好多次名字。幼儿园的乳名,小学时的学名,六年级因算命先生占卜预言而另改的新名,到高二坚持要以正新生的现名。穿插在其中的,还不乏笔名、网名、英文名、日文名,多到连自己都有些数不过来。

有人说我花心,我想这是定位。

总有些时候,做某些事,你无法用自己你自己的身份去完成。对于母亲而言,我只能是个女儿,不管我叫什么,我都是个女儿。对于魔轩而言,我是小寒,不管我还有多少个名字,我都是他们的最小的孩子。在独处时,我就只是我,什么名字都没有。这算不算是一种孤单?

用得最久的名字是萧寒,我想这个名字比我户口本上任何一个存在过的名字都还长命。至少它已经十岁了,长到我已经习惯它的存在,习惯让我取代我其他名字,长到有些同学竟然只记得我的笔名而叫不出我真名应该是什么,长到曾有一些协会寄邀请函,我以真名回信结果被退了回来。

萧寒,很中性,很普通,却让我割舍不下。也许是因为承载了不可缺少的记忆,在我的第二世界里,它是绝对的本尊。紫珑、千羽织、千鸟祭、殇羽、樱落、花家小五、翊朵、满月,还有许多已经记不起来的名字,只有萧寒是永远不被遗忘的记忆。

寒是个温柔的孩子,让人心疼。

希是个阳光的孩子,让人快乐。

不管是扮演也好,真实也好,我喜欢把自己分开来生活,这样也不至于太孤单。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