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晓寒微青

我为君上穷碧落,君还我三千回眸,且听风吟,此间共醉,不问黄粱熟否

 
 
 

日志

 
 

关于友情,我的顿悟  

2009-02-18 19:45:37|  分类: 梦若楼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直以来都羡慕姐姐妹妹那群可以带回家闹的死党,她们总是朋友的中心点。朋友对我来说很重要,同时也挑剔,总觉得自己在选择朋友这一点上,自己看得太紧了。也许是曾经自闭的关系,慢慢走出阴霾后,交友渐渐扩展开来。可是某死党的交友手段又是我一个望尘莫及。

可会交朋友,这是我一直都承认的事。从小学到大学,我们十几年一起走过来,她认识的男生比我认识的女生还多,当然她认识的女生也比我认识的女生多。特别是在不同的大学里,她更加是认识了一些我不太可能认识到的人,羡慕的同时有少许失落。

昨天,不归知道我的病后,忽然对我说,她要为我读地藏经。很白痴地问了几个关于佛经的问题后,小小感动了。对于信佛的她来说,读多几遍经书其实没什么,但对于收益者的我来说,这是她为我付出的。

她说她最近有些顿悟,我取笑她:不归啊,你这样下去,可别看破尘世出家去,你还没嫁人呢。

不归的温柔是整个坛子都公认的,总觉得那种温柔不是我能学会的。现在仿佛有点理解了,那是一种气质,也许是从佛者的一种特有的气质吧。

傲寒那苏小麦式的频频问候,也让我觉得温馨,就是太为别人着想弄得自己很累这点让我觉得看不过去。

我想我可能喜欢生病。

姐姐妹妹是家族里瞩目的两个宝,我却只能努力做乖孩子博得他们微笑。渐渐地发现,只有生病我才能霸占母亲的爱,毕竟家里在我身上停留的眼光实在太短了。慢慢的又发现,生病时还有些其他人会关心,笑,我想我是在纵容自己。喜欢那种关心略带责备的爱,至少让我觉得自己是重要的。

下午和可说到朋友的事,忽然觉得其实我的朋友并不比她的少,只是在不同的平面。我把我大部分的感情和时间都丢在网上,只是我不知道我那些朋友是否也把我当成朋友了。所以悉数的时候,总觉得自己朋友少了。多少对网络还是有些迟疑吧。

其实也还好,走到最后的朋友还剩几个呢?现在说得多么花前月下海誓山盟的朋友同恋人一样,要经得起考验才能算真。不过,考验还是少点好,毕竟,那样的朋友不用多,有一个就足够,两个是多,三个四个就是天下大幸。我已经是大幸了,不强求了。

但愿这样的朋友能一直联系下去,直到我们垂垂老矣。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