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晓寒微青

我为君上穷碧落,君还我三千回眸,且听风吟,此间共醉,不问黄粱熟否

 
 
 

日志

 
 

2010.12.27 勾栏  

2010-12-27 11:18:29|  分类: 勾栏写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杂念,不归。』

我真是个路痴,走路都凭直觉,但庆幸一直都没走错。

总是念叨青海贵阳敦煌拉萨,以至于以为贵阳就在青海边上

那天翻到地图,发现离不归竟然如此的近让我欣喜了好久,收拾行李,已然做好了随时出行的准备。

其实,我只想要一次远行,一次单身的远行

解放我被拘禁了二十多年的岁月和卑微了二十多年的心灵

自懂事时,因期待被关心而努力生病,因期待被注意而努力听话,因期待不了而希望被放逐

回望着这些年的脚印,一直生活在别人给的范围和自己设定的模式下

想想,我一直坚持自己的选择,即使是坏的,也是自己的

不归说,小五,你太理性,却又太感性了

不归说,宽恕别人就是救赎自己

不归说,为了防止你出墙,你开文吧

不归说,多看点佛学,学习做人的道理.以及许多宽容宽恕的东西,你会宽心很多

不归说,口头上说宽恕,其实心里没放下,也就是你没宽恕你自己,你可以骗别人,但没办法骗自己

不归说,试着慢慢地培养一些佛家待人处事的理念.那样心胸会越来越宽阔,就算遇到一些不开心的事,很快也能看开

不归说,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

不归说,受过的伤害是不会被抹去的

不归说,对待伤痛,最好的做法就是忘却和放下

不归说,记恨这种事其实很恶心,怎么想怎么恶心

不归说,其实有的时候事情很简单.是因为我们复杂了,所以看上去就复杂了

不归说,太了解自己反而会让人无法忍受,得过且过

我说,不归,你信佛,我信你,

佛说四大皆空,万物幻象,而你是不是也只是我的幻想,支撑我逃避的理由

现实中的朋友不懂我的表达方式,网上的朋友不懂我的现实生活,我想,是我活该

一路到末,不归成了我触不及的伤痛,她懂我的表达,也知我的生活,

我强烈期盼与她腻在被窝里谈天说地的心情,却害怕见面后梦幻泡影的失望。

我想她会说:小五,我是我,也许只是和你幻象中的人相似而已。

所以我不能缠,不敢烦,我怕终究会落空

可是这样睿智的女子,终是让人割舍不下的

 

『怨念,十二。』

记得中学的时候,被不少人说过我孤傲,清高,每每哭笑不得

我只是不懂要用什么方式去和她们相处,看着那三五成群的小圈子,即使是我挤进去,也是边缘人

初中时的自闭连班上的小太妹也避而远之,我想,笑与不笑于我竟是这么大的区别

于是,我一直不相信会有人喜欢我,那么阴冷丑陋的我怎会比得上那些如花笑靥

我只是习惯自我保护,习惯孤单,习惯害怕会受伤

我也羡慕那些阳光下的张扬,然而大一时曾轰动全校的比赛落幕后,我习惯地低调让不少人对我失望了。

无论我在台上多么耀眼,台下的我依旧随心所欲地低调

十二说:小五是个腹黑的人,能把人在莫名其妙的时候刺得体无完肤,却没有丝毫的罪恶感,甚至让人伤而无自知

其实我不是,只是有些话太顺口了,但又害怕伤到人,所以畏罪潜逃了。

一直都没觉得我和十二会有多大的相同点,除了不经意的小腹黑和只认同对方是自己的情敌,因为我们抢的都是不归。

不归的从容淡定是我们都渴望的东西,而众多的追求中,我们联手一一击败,却又互不相让,

所谓三角型才是最稳固的关系

不归却摇摇头,说她是我们的借口,一个女王和一个公主,谁能逃过我们的女权世界。

虽然我不认同,但和十二搭档,从来不需要彩排,也从不需要草稿,一切都那么顺其自然,天衣无缝。

我仰望十二的张扬和霸气,那是我模仿不了的气场

每个女王曾经都是公主,而每个公主却不一定成为女王

我只是个需要被宠被关心的孩子,从不愿站出来与男人争天下

我对Cyril说过,我只要守着你不倒,我的天就会一直在

我想这是十二所唾弃的,她要的是自己掌控,要的是君临天下,我却不能

所以她有勇气放手,离去,而我只会静静地守着,等着他们谁会偶尔归来,或者路过。

 

『残念,冥火。』

我说过,三角型是最稳固的关系,但第三边不是不归,是火。

不归是我们的中心。

之前只听说火是十二唯一的对手。

放眼勾栏,论才情、论见识、论想法、论学问、论急智,没有人能分得出高下,因为没有人能胜过她们。

我素来有喜欢聪明人的习惯,因为和他们说话不累,又能从中学会不少,所以我极少与同龄人为伴。

想来还是要怨父亲的,一个朴实厚道的男人除了绣花,几乎是上知天文下通地理古今中外娱乐美食历史军事实在难挑他不知道的东西

也许有,那就是英语和耽×美了。

父亲的优秀被不平均分配到我们三人身上,半路还遗漏了一些,但也使得我们挑男人的目光不自觉高了很多。

朋友也亦然,言语浅白,用词粗鄙的人,总是点头为止,不愿深交,这是父亲唯一都遗传给我们的傲气

火的睿智比她的年龄还要高出很多,在十二的刻意渲染下,众人都选择用仰望来表达对她的尊敬

十二笔下的火是锐利的,是深刻的,是腹黑的,是阴冷的,甚至是吝啬的。

我望而止步,却不知一纸之隔,她对我一样望而生畏。

每每事后谈及如此彼此都是要感叹一番,明明都对对方有极大的兴趣和好奇,而被十二的笔生生画出一条界线,只能望着所谓的传说。

我喜欢她的睿智,她喜欢我的淡然

她没有我想象中那么阴沉凛冽,我也不是她想象中那么柔弱易碎。

恰恰相反,我们四人中,最最多情的人是火,而众人所知淡定温柔的我才是最无情的。

但终究是她的多情加速了毁灭

多少个日夜,流连于围脖和博客之间,我想我还是有些怨火的

曾有个家,我已许诺会守护一生的地方,最终是灰飞烟灭。

但我知道,这不是她的错,执意毁灭的是另有其人,但勾栏却是我永久的痛,磨灭不了

有时在想,这些年来漂泊在网络上,怎么看不透那镜花水月的人情冷淡

当初在怎么喧哗极盛的花雨,如今也是时过境迁,而魔轩只是我的固执才残喘至今,

这些心灵微暖的颤动只是他们漫长岁月里的一瞬,终究是要回到现实,我却依旧不肯走出

也无怪现实的人不懂我的心情,网络的人不懂我的生活,这样尴尬的处境依旧是我的选择,我不能悔。

 

『般涅,重生。』

勾栏已是我不愿再提的名字,因为有个令人厌恶的字眼是它的衍生词

但总有那么些人一直地留在心里,或心酸,或心痛,或心伤,却怎么也不愿忘掉

直到谁也不会想起曾经有这么四个女子曾那么肆意地笑过,狂过

也许我会重新执笔,给她们另一个世界去重生

第一夫人胡不归

腹黑总管虚外冥火

兼职老鸨十二夜

第一花魁花家小五

 

                                                                 

 

 

  P.S.怀念的是那些人,那些事,那些过往,而不是那个地方,那个名字,仅此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